明升国际

威尔•史密斯的忠告:别让你的小孩用头顶球

在最新上映影片《脑震荡》(Concussion)中,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饰演的神经病理学家在2002年为匹兹堡钢人队(Pittsburgh Steelers)前中锋迈克·韦伯斯特(MikeWebster)进行了一场改变游戏规则的尸检。

作为一名橄榄球运动员,韦伯斯特在职业生涯赢得4枚“超级碗”(Super Bowl)戒指,并入选职业橄榄球名人堂(ProFootball Hall of Fame),但退役之后,他遭受了记忆丧失、抑郁和痴呆,有时还会流浪街头,50岁时便离世而去。

该影片基于男性杂志GQ的一篇文章改编;这篇文章描述了韦伯斯特的精神病症状,包括“在烤箱里撒尿和对着坏牙喷万能胶等”。

在分析韦伯斯特的脑组织时,神经病理学家贝尼特·奥马鲁(Bennet Omalu)发现了Tau蛋白肿块,而这通常与神经退行性疾病有关。

2005年,他发表论文表示,韦伯斯特所患的是慢性创伤性脑病变(CTE),而这源于他20多年职业生涯中的脑损伤。

奥马鲁和其他人员还对十余名已过世的前运动员的脑组织进行了研究,同样发现了CTE的症状。

毫不意外,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否认这项研究工作的严谨性,或许是为了避免对前运动员支付高昂的伤残救助金。“你的对手是一家拥有强大影响力的机构。”在影片《脑震荡》中一名同事警告奥马鲁说。

尽管NFL蓄意阻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重复性头部损伤和神经退行性疾病之间的联系越来越明显。

虽然很多遭受过脑震荡的运动员后来没有患上CTE,但每次在尸检中发现CTE,死者无一例外都曾“有过头部重复性撞击的历史”,波士顿大学医学院阿尔茨海默病中心(Alzheimer’s Disease Center at the Boston University School ofMedicine)临床组主任罗伯特·斯特恩(Robert Stern)说。

现在这个问题已经不再局限于NFL,参加橄榄球、足球、冰球和其他体育活动的儿童也成为关注对象,尤其是因为有新的研究表明,年轻运动员中普遍存在头部损伤问题。

神经系统科学家发现,脑震荡会以微妙方式影响大脑功能,而儿童在这方面特别容易受到伤害。

在降低风险上,高质量头盔和其他装备或会发挥一定作用,但它们不太可能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该是改变游戏规则的时候了。

2013年,美国医学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呼吁加大对跨年龄谱的脑震荡的关注,其中特别提到了低龄儿童。

他们发现,大约5%的大学生橄榄球运动员在一个赛季中至少遭遇过一次脑震荡。在高中生中,这一比例是十四分之一。而在青少年运动员中,这一比例是三十分之一。

不过,首席研究员汤姆·多姆皮尔(Tom Dompier)告诉我说,最后一个数字可能被低估了。大脑猛烈撞击颅骨内侧就会发生脑震荡,但90%不会造成意识丧失或其他非常明显的影响。尤其是5至7岁的孩子,他们可能“根本不知道如何表达”他们的症状,多姆皮尔说。

其他研究人员则试图更好地确定因比赛活动而造成的脑震荡的长期症状。据美国费城儿童医院损伤研究和预防中心(Center for Injury Research Prevention at the Children’s Hospital ofPhiladelphia)联合科学主任克里斯蒂·阿博加斯特(Kristy Arbogast)表示,这些症状包括脾性暴躁和易激惹等行为变化。

在部分儿童中,脑震荡会导致轻微的眼运动协调紊乱,而在过去,这通常会被忽略。当孩子返回学校,试图将注意力集中到黑板上时,他们就会出现头痛、眩晕和恶心等症状。

“对于脑震荡在不同年龄段的人和不同孩子身上产生的影响,我们终于有了一些了解。” 克里斯蒂说,并表示这有助于医生诊断和治疗更多患者。

到目前为止,就参加身体接触运动项目的儿童而言,还没有人进行数十年追踪的关键性实验。

但多方面证据显示,脑震荡乃至轻微的头部创伤都会对儿童造成长期后果,这与传统观点——年轻大脑的可塑性使之更具可修复性——是相悖的。

“大脑的可塑性似乎并具备这种功能。”斯特恩说。相反,他认为,在特定的发育窗口期,儿童大脑实际上比成人大脑更易受到长期损伤。

斯特恩及其同事按照最初参加比赛的年龄——12岁之前还是12岁之后开始参加比赛——对一组已退役的NFL球员进行了归类。

以参加橄榄球比赛的总年数为控制变量,研究人员发现那些较早参加比赛的球员在认知弹性和执行功能评测中表现较差。此外,先进的核磁共振成像也显示这些球员的胼胝体——神经纤维束或轴突束——遭受了更大程度的破坏。

在8到12岁期间,儿童大脑会经历一个轴突生长和髓鞘形成(在神经元周围形成绝缘层)的快速发育期,交流能力也会由此得到提升。

斯特恩推测,较早参加比赛的球员可能会持续遭受轴突损伤,致使大脑在关键时期无法实现完全发育,进而导致长期损伤。

去年,美国普渡大学(Purdue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对高中生橄榄球运动员在赛季之前和之后的神经认知功能进行了对比。

令人惊讶的是,在经历了几个月的赛季后,即便是那些没有确诊脑震荡的球员,其视觉记忆测试表现也不如赛季前。这是一个小样本研究,该结果是否具有普遍性尚不得而知。

但无论如何,这种因头部碰撞而造成大脑功能变化的现象都值得关注,虽然这种变化是微妙的。“我们竭尽所能,确保孩子能够获得最好的成功机会。”斯特恩说,“但在球场上,我们却告诉他们不断用头顶球。这只会适得其反。”

在足球运动中,低龄儿童原本就不应该用头顶球。去年,一群家长对国际足联(FIFA)、美国足球联合会(U.S. Soccer)和美国青少年足球组织(American Youth Soccer Organization)发起集体诉讼,要求它们出台限制在比赛中使用头球的规定。

去年11月,针对美国足球联合会的诉讼终结,后者出台规定,禁止10岁及以下年龄儿童用头顶球,而对年龄在11到13岁之间的儿童,则限制他们用头顶球。(由于技术原因,针对FIFA的诉讼未能推进下去。)这的确是很小的一步;如果12岁之前是儿童大脑发育的关键时期,那么在11岁时他们就不应该用头顶球。

在其他运动中,需要做的工作更多。以棒球为例,联盟可以取缔头前滑垒动作。美国冰球协会(USA Hockey)负责人早已出台禁令,要求13岁以下儿童不得使用身体冲撞动作——用身体将球员撞向冰面周围的板墙。但除非这些规则能够得到严格执行,否则产生的效果相当有限。

据多姆皮尔和其他人的研究显示,在橄榄球运动中,大部分头部撞击都发生在赛场上。教练员教育和审慎改革可以最大限度减少这种情况的发生。

举例来说,老教练经常安排年轻球员进行以身体接触为主的对抗训练,比如在“俄克拉荷马训练”(Oklahoma drill)中,球员站成一排,彼此之间相隔几英尺,然后发起冲击。“一旦你宣布这类愚蠢训练非法,并对儿童的全面身体对抗训练做出时间限制,那么比赛就可以变得相当安全。”他说。

2012年,美国流行华纳(Pop Warner)青少年橄榄球组织出台了限制开展阻挡和擒抱训练的新规定。但即便是在无身体接触的比赛中,儿童也有可能发生脑震荡,而这也是我们还需要做出更大改变的原因。

青少年联盟应转向腰旗橄榄球运动,并禁止14岁以下儿童做防守擒抱动作。高中生联盟应放弃开球和弃踢回攻,因为在这些动作中,一方球员会正面全速冲撞对方球员。(即便是NFL也已经改变了开球码线,以减少回攻次数。)

对于儿童所遭受的普通脑震荡,以及身体接触运动项目对他们的大脑结构和认知功能造成的长期影响,我们还需要做进一步研究。

体育联盟可以通过头盔传感器检测撞击的频率和力度,尽管导致脑震荡的撞击力度会因人而异。

最后,我们还需要引入一种快速诊断脑震荡的血检方法,比如可显示大脑损伤后蛋白质浓度升高的仪器等。

另外,从NFL的历史来看,我们不应忽略潜在的压倒性证据,或者假装我们已经了解重复性头部撞击所造成后果的严重程度。

的确,在这方面,我们不能简单地从成人推导到儿童。但如果要发出极端警示的话,保护儿童大脑就是背后的原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