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升国际手机版

《脱口秀大会4》首播依旧爆笑老人有突破新人只剩自我讽刺

8月10日晚间,《脱口秀大会》第四季的首期节目,在腾讯视频上线。整体来讲,依旧可以算作是目前网络上播出的喜剧综艺节目当中最爆笑的。当然,这种爆笑,应该归为矬子里边拔将军。李诞团队正在把脱口秀带入一种极小的题材空间当中,并且在这个空间当中找到安全感与舒适感。首期节目,新人演员们越发自我讽刺化,题材打不开。而老人演员们,则试图寻求突破。

题材打不开,只能在自我讽刺和讽刺“亲人”的维度当中当小丑,不仅仅是李诞团队脱口秀正在经历的事情,而且是很多小剧场相声当中面对的普遍问题。当然,相声表演,还有嘴皮子上的技术含量,一旦笑点缺失,还能用嘴皮子的技术活儿弥补、糊弄一下。而脱口秀对于嘴皮子的要求不高,一旦笑点包袱不灵了,整个节目也就垮掉了。

基于《脱口秀大会》第四季的首期来看,新人演员们没有能够让观众耳目一新,主要原因便是,他们用了某些小剧场相声当中观众熟悉的套路,讽刺自己,或者调侃自己的亲朋好友。这种创作模板,早在王自健《今晚80后》的舞台上,便已经大行其道,蛋蛋啊,建国啊之类的,早已经是当年被用作讽刺的模板人物。

首期当中,新人演员登台,有拿自己的长相丑来当作包袱的。这种包袱,似乎很凑效,演员也凭借这种自我讽刺顺利晋级了。但是,“娜拉走后会怎样”呢?晋级之后,这种凭借自我长相调侃的选手,显然要更换思路了,毕竟,长相梗也就只能玩儿一次。而选手一旦更换主题内容,还是否会好笑呢?

亦不仅仅是拿长相丑做题材,还有拿自己长得胖的,也有拿自己长得帅还学历高的。这些都是拿自己给观众寻乐子的方式。这种方式,一般情况下,都是第一次奏效,而第二次必然哑火。当然,新人演员当中,还有拿亲朋好友找乐子的。比如,有人拿自己亲爹的河南话找乐子。再比如,有人拿自己老公没有走出大山,未见过世面找乐子。甚至于,一位名叫贾耗的选手,拿自己的前女友和前女友的母亲找乐子。尤其是最后这位,其实已经非常危险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如果贾耗的段子,都是真人真事,那一定已经冒犯到前女友和前女友的母亲了。如果是假的,则面对了段子伦理编造的苛责。无论是真,还是假,这种拿前女友和前女友母亲找乐子的段子模板,都不可取。这其实就是段子喜剧创作当中,创作能力匮乏的表现。而且,脱口秀段子,最应该注意的,就是不去冒犯那些观众们认为不应该冒犯的内容。“观众们认为不应该冒犯的”,这个非常重要。

反倒是李诞团队的很多“老人”们,都开始注重题材上的突破,尽量不从自己和自己的亲朋好友当中找乐子了。爆笑段子,具体到人,还是低级的。而具体到事儿,则是中级的。具体到某种现象,才会实现喜剧和现实主义的有效结合。我以往写文章说,某些小剧场相声,讽刺搭档媳妇、亲爹,是低级的,正是源于此。

首期登台的李诞团队老员工们,都带来了哪些题材内容呢?呼兰这位脱口秀演员讽刺的是喜剧行业的内卷,而且讽刺的力度很深了。这种讽刺力度,换到其它的观众场合当中,可能是爆笑的。但是,《脱口秀大会》现场,其实是一群“类追星”的女孩子们,她们并不承载更为深邃的社会学思考。甚至于可以说,把深邃的东西拿出来讽刺,带给她们看,她们是迟钝的,咂嘴不出味道来的。这也是李诞团队的尴尬,自己团队的最广泛观众,正是这群追星的女孩子们,而脱口秀作为语言艺术存在,需要往高级中去——但他们的观众,尚且没有接受更为高级的内容的能力。这也是部分小剧场相声的问题,流量相声,荧光棒相声横行,也有其值得哀悼的必然。

庞博则带来对盲盒内容的讽刺。这个讽刺,则让部分观众有共情感了。但是,很多执迷于盲盒内容的女性观众,则会觉得非常不舒服了,自己成了被讽刺的对象。对于庞博而言,这种表演,就是较为危险的。他的既定观众,就是那些以貌取人的女孩子,而这群女孩子,是最喜欢拆盲盒的。在题材突破上,讽刺盲盒,没有问题。但是,庞博和李诞团队的既定观众,却很难接受被讽刺的尴尬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赵晓卉吐槽甲方爸爸,程璐以自己当了领导为由,假装自我讽刺,实现是讽刺公司领导,这就是题材突破,且安全稳妥。题材突破,已经不用讲了。安全稳妥,并非是被讽刺者方面不会形成什么实质性的压力,而是表演者和观众能够达成短暂的共识——观众们也会讨厌甲方爸爸,观众们也会讨厌自己公司的领导。这其实是喜剧艺术的一种折中境界,不委屈自己,但也不让观众觉得不舒服。

从创作的角度讲,脱口秀是非常简单的一种喜剧范本。但是,脱口秀表演当中,已经出现了不少的禁忌内容,不是什么都可以拿来做内容的。这就需要创作者、表演者找到一个折中的办法,既不能在自我讽刺和亲友讽刺当中蝇营狗苟,又不能在外放式的讽刺当中,触犯了观众们的真正敏感点。程璐,赵晓卉等人的内容,还是可取的。这一季的水平,有好有坏,沙子不少,但珍珠,还是有的。(文/马庆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